华东棵补新能源有限公司 - www.jcnprz.cn

目前

记者在村里走访了解到,农民不仅在村里看病便宜了,到大医院动手术回来也能报销不少。一位宋姓村民说,她前年到合肥做了胆结石手术,共计花费4500元,回来到镇卫生院报销了1500元。

随后,记者在施仁兰的门诊医药费收据上看到,此次看病总费用17.62元,扣除新农合补偿10.8元,患者只需支付6.82元。“现在看病便宜多了,前些年到私人诊所挂一次水至少要30块,现在不到10块钱就可以了。”施仁兰高兴地说。

庞士文谈及基层医改时说,目前,他仍有三大担忧,首先是村医待遇问题,他的收入由公共卫生服务、零差率、诊疗费等构成,每个月2000多元,比原来自己开诊所低多了。而且,他行医30多年了,到现在还没享受到村医养老政策,希望上级能妥善解决村医养老这个后顾之忧。

草楼村卫生室有4间房,分别是药品室、诊疗室和档案室。档案室除了存放全村居民的健康档案外,还是村医进行信息录入、电脑结账的地方。

村医属于“高风险”职业。庞士文表示,村卫生室虽说隶属镇卫生院管理,但若出现事故,责任都得自己承担。前段时间,邻近乡镇卫生室出了一个事故,赔了10多万元,几个村医几乎一年白干了。我觉得,上级部门应该成立医疗风险基金,让医生在治疗时减少些顾虑。

81岁的村民施仁兰患有高心病,正在卫生室输液。输完液村医庞士文带着她来到档案室登记结账。“我登录的是乡村医疗一体化管理系统,以前只要输入患者人次、用量、药物等信息就可以了,价格就会自动显示。”庞士文说,但从今年8月1日起,还要输入患者症状、诊断处理结果,农民在村里也用上了“电子处方”、“电子病历”了。

村医队伍恐将断层,也让庞士文担忧。他所在的卫生室有3位村医,平均年龄约50岁,全镇村医中40岁以下的没有几个。“由于待遇低、保障弱,年轻人不愿到村里来。”庞士文说,“如果再不改变,将来老村医递来的接力棒谁来接?”

村医的服务“质量”也得到村民的好评。在诊疗室,正在输液的村民宋寿林告诉记者,前两天生病了不能走路,打电话给卫生室,村医亲自到家里看病。“村医跟亲人一样,有事随叫随到。”

新医改实施几年来,群众看病难、看病贵现象有无缓解广受关注。记者日前在安徽霍邱县岔路镇草楼村卫生室采访了解到,药品零差率和新农合政策的实施,加之“电子病历”的使用,群众看病不仅便捷了,而且便宜了。